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广西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首頁 新聞 政務 資訊 文史 鄉鎮 影像 便民 專題

當前位置:建平新聞網 >> 副刊專欄 >> 文史

詳細介紹

先后有六名契丹皇室成員過繼給韓德讓

2019年2月19日  來源:北國網  作者:     
本文系轉載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省考古研究院對遼國大丞相家族墓研究發現——先后共有六名契丹皇室成員過繼給韓德讓

  本報記者 傅淞巍

  韓德讓墓的墓門。

  韓德讓墓室地面彩繪圖案。

  考古人員在清理墓志。

  韓德讓墓出土的熏爐蓋。

  核心 提示

  從2015年4月開始,我省考古人員在醫巫閭山東麓找到了遼國大丞相韓德讓家族墓地,4座墓葬中,有一座墓葬的主人已確定為遼國皇室成員,且是過繼給韓德讓的子嗣。而韓德讓的墓中則發現了墓志銘、大量壁畫及地面彩繪,從而印證了韓德讓無子、竭力輔佐蕭太后及遼圣宗、多次帶兵伐宋等史實。

  韓德讓伐宋

  在宋代評話、金代院本以及元明戲曲小說中均有《楊家將》的故事,故事中有位叫韓昌的遼國人物,他原本是漢族,因文武超群成為遼國的文武雙狀元,后來成為遼國的大駙馬,與三代楊家將為敵,是楊家將最為強勁的對手。

  記者查閱史料,發現遼圣宗統和十九年(1001年)三月,韓德讓被遼國皇帝賜名為“德昌”,民間有人將韓德讓視為韓昌的原型。但《楊家將》中的韓昌為虛構人物,與韓德讓的生平出入較大,將韓德讓視為韓昌原型的說法,學術界并不認可。不過,韓德讓作為遼國重要人物,多次參與對宋作戰,在歷史上確有其事。

  據《遼史》記載,遼景宗乾亨元年(979年),宋軍乘滅掉后漢政權之威,欲奪取幽云十六州之地,圍困遼國南京城(今北京)。宋軍攻城的同時還使出了招降的手段,城中“人懷二心”。韓德讓一邊安撫人心,一邊“登城日夜守御,援軍至,圍解”。此后,宋遼兩軍在城南展開高粱河之役,宋軍失利敗退,韓德讓率遼軍追殺,“所殺甚眾,獲兵杖、器甲、符印、糧饋、貨幣不可勝計。”遼景宗因韓德讓“能安人心,捍衛城池”,對其賜詔褒獎。

  遼圣宗統和元年(983年),韓德讓率師伐宋,宋軍趁夜色來襲,韓德讓率部嚴陣以待,打敗宋軍。此后韓德讓多次隨遼圣宗耶律隆緒、皇太后蕭綽出征,戰果累累。統和四年(986年),宋朝派遣戰將曹彬、米信率十萬兵馬討伐遼國,韓德讓跟從皇太后蕭綽出師擊敗宋軍,韓德讓因戰功受賞,加授司空頭銜,封楚國公。

  韓德讓參與了“澶淵之盟”這一重大歷史事件,《遼史》對其的表現記述甚簡:統和二十二年(1004年),韓德讓“從太后南征,及河,許宋成而還”。但宋代文學家蘇轍在《龍川別志》中描述了澶淵議和的情景,宋朝使者曹利用“見虜母(蕭綽太后)于軍中與藩將韓德讓偶在駝車上”“共議和事”。在宋遼訂立“澶淵之盟”當月,韓德讓即被賜姓“耶律”,封晉王,當是獎勵其在“澶淵議和”中所作的貢獻。

  考古學家、中國遼金史學會原會長馮永謙說,按照《遼史》的記載,遼圣宗當時年齡尚小,遼國大事主要由蕭綽太后與身為遼國大丞相的韓德讓共同商議決定,常常是韓德讓提出處理意見,蕭綽太后表示同意,“澶淵議和”的過程很可能也是如此。“許宋而還”的“許”字,值得玩味,從中能看出韓德讓對達成協議的積極態度,及其表態的分量。“促進‘澶淵之盟’的訂立,是韓德讓的一大歷史貢獻,議和成功給宋遼兩國帶來了100多年的和平,對當時的經濟社會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馮永謙說。

  墓志證實韓德讓無子 其后嗣成員由皇族構成

  “韓德讓是遼國歷史上的傳奇人物。生于941年,卒于1011年,先是在遼景宗時代為朝中重臣,又輔佐遼圣宗登上帝位,被蕭太后寵信。韓德讓雖是漢人出身,但他擔任了遼國大丞相,同時兼任南北樞密使,掌管了遼國的軍政大權。確認韓德讓墓地是遼寧考古界的重要課題。”遼寧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司偉偉對記者說。

  其實,尋找韓德讓墓地的大致位置并不難,據《遼史》記載,韓德讓去世后,遼國為他“建廟乾陵側”,韓德讓的墓地也應在“乾陵側”。另據文獻記載,乾陵為遼景宗耶律賢和睿智皇后蕭綽合葬墓,修建于醫巫閭山,這也為韓德讓墓地框定了大致范圍。

  司偉偉介紹,2014年冬,北鎮市富屯街道洪家街西北有一座古墓葬被盜。2015年4月,當時的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錦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北鎮市文物處組成考古隊,對這座墓葬進行搶救性發掘。

  在被盜墓葬中,考古人員發掘出銅壺、銅燈、漆器、小帳篷構件等器物,從墓葬形制上判斷其為遼代貴族墓葬,但墓志被盜,墓主人身份尚不確定。“不過,我們經過勘探,在附近又發現3座墓葬。最先發現的被盜墓被標注為M1,其他3座墓葬分別被標注為M2、M3、M4。”司偉偉說。

  隨后對M2、M3的考古發掘有了可喜進展。據司偉偉介紹,盡管也有被盜現象,但M2發現了保存較完好的木棺和木棺床,這是一個重要的發現,為探討遼代契丹貴族殮葬方式的演變提供了重要實物資料。M3出土了陶瓷器、金屬器、漆木器、石器、絲織品等遼代文物。

  最讓人驚喜的是,在M2墓內發現墓志,為考古隊帶來了考證上的突破。司偉偉說,M2墓志的信息含量非常大,不僅明確了該墓主人為遼國皇族成員耶律弘禮,還表明耶律弘禮是作為韓德讓的后嗣被埋葬于此的。由此,考古人員確定此處為韓德讓家族墓。

  史載韓德讓去世后無子,但按照當時禮儀,每到年節時需由后人或墓地管理人員到墓地進行祭祀。韓德讓生前已被遼圣宗耶律隆緒賜名為耶律隆運,屬于遼國皇室成員,所以,每年的祭祀并非小事。為此,遼國皇帝便將皇室成員過繼給韓德讓。據《遼史·耶律隆運傳》記載,“清寧三年(1057年),以魏王貼不(耶律宗熙)子耶魯(耶律弘仁)為嗣。天祚立,以皇子敖盧斡繼之。”

  司偉偉說,《遼史》中對韓德讓后嗣的記載太過簡略,且到了清寧三年,韓德讓已去世46年,此時再為其確立后嗣未免太晚,這難免讓人生疑。耶律弘禮的墓志解答了這個疑惑,原來在耶律弘仁之前,有耶律宗業、耶律宗范、捷不也、耶律弘禮以及天祚帝的皇太子敖盧斡成為韓德讓的繼嗣者。這六名繼嗣者均為遼國皇室成員。

  由此可見,韓德讓去世后直至遼國滅亡,一直有遼國皇室成員作為韓德讓后嗣。耶律弘禮墓志中有“大康七年(1081年)夏,詔奉大丞相韓德讓祀”“葬公于醫巫閭山之陽,以附丞相塋,禮也”等記述,表明耶律弘禮墓是韓德讓的陪葬墓,所以,這卒墓葬群應當是韓德讓家族墓葬群。考古人員推斷,M1、M3的墓主人,可能也是過繼給韓德讓的皇室成員。

  韓德讓墓發現地面彩繪

  2016年,考古隊啟動了對M4的發掘。司偉偉說,由于此墓有多次被盜挖的痕跡,屬于嚴重被盜,大家并未寄予太大的期望,但也發現了此墓的特異之處。一是鑿巖為穴,不同于一般墓葬挖土成墓的過程,施工極為艱巨;二是墓壙內的填土經過逐層夯打,非常堅硬,想必當時下了大功夫。

  司偉偉清楚地記得,2016年10月29日是個陰天,當黃昏已至,工作人員即將收工時,意外發現一塊墓志,驚喜、振奮之情瞬間席卷考古現場。

  第二天,經過細致清理,“文忠王墓志銘”的字樣清晰顯現,韓德讓謚號“文忠”,遼圣宗為其建“文忠王府”,這正是韓德讓的墓志銘。“在屢被盜挖的遼墓中發現墓志已是足夠驚喜,何況還是韓德讓的墓志!這將給遼金考古留下重要資料!”在考古日記中,司偉偉興奮地寫道。

  10天后,考古現場再次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不僅墓道、甬道兩壁及東、西耳室墻壁發現壁畫,在韓德讓墓門旁的地面及前室地面上,還清理出彩色繪畫。地面上的彩繪,在遼墓中還是第一次發現。這些壁畫和地面彩繪,呈現出車、馬、人物、花卉、龍鳳紋等精美圖案。

  墓內壁畫的保存,既怕地表水的侵蝕,更怕樹根侵入所造成的凸起、膨脹,這兩種因素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韓德讓墓壁畫的完整。

  有幸的是,地表水滲入墓室后,裹挾的泥沙覆蓋了墓室地面,恰好形成了保護層,使地面彩繪免遭破損。司偉偉告訴記者,發現墓內壁畫和地面彩繪時已進入冬季,考古隊特意搭建保護棚,以避免凍融對墓內壁畫和地面彩繪造成損害,如今,遼寧省博物館文保中心已將其順利揭取,加以修復和妥善保存。

  耶律弘禮墓為單室墓,韓德讓墓則為包括前室、后室以及東、西耳室的多室墓。考古隊在墓中發掘出多種瓷器和玻璃器,瓷器包括景德鎮青白瓷、陜西耀州窯青瓷、定窯白瓷等,這些瓷器和玻璃器均非遼國出產,來源非常廣泛,是當時遼國對外經貿交流活躍的見證。

  此外,韓德讓墓內器物還有圍棋盤、圍棋子、雙陸(古時的一種棋類游戲)棋子,以及陶罐、陶甕等。這些物品可能是韓德讓生前用品,也可能是遼代官方配置,因為按照《遼史》記載,韓德讓的墓葬為“官給葬具”。

  與耶律弘禮墓內的木棺不同,韓德讓墓內為石棺,但石棺被損毀嚴重。據司偉偉介紹,遼代在醫巫閭山山麓建有乾陵、顯陵兩座皇陵,并在這兩座皇陵附近各修建一座城邑作為奉陵邑,稱為乾州、顯州,起到守衛和奉祀陵寢的作用。“通過近幾年對乾陵、顯陵的考古發掘,發現乾陵附近的9座墓葬均有早期被盜跡象,與《契丹國志》中金人‘破乾、顯等州如凝神殿、安元圣母殿,木葉山之世祖殿、諸陵并皇妃子弟影堂,焚燒略盡,發掘金銀珠玉’的記載相吻合。再回顧此次發掘中墓葬被盜、墓志被打碎、石棺盡毀等現象,也就不難理解其中的緣由了。”司偉偉說。

  韓德讓去世,北宋皇帝惋惜

  《契丹國志·耶律隆運傳》記述了下葬韓德讓時的情景:“靈柩將發,圣宗自挽轜輛車哭送,群臣泣諫,百余步乃止。”

  考古學家、中國遼金史學會原會長馮永謙對記者說,葬于乾陵側及遼圣宗哭送,能看出韓德讓當時的地位和影響。

  據《遼史》記載,遼景宗臨終前,確立其12歲的兒子耶律隆緒繼位,耶律隆緒之母蕭綽攝政,韓德讓為顧命大臣。當時的情勢極為嚴峻,遼國諸王及宗室成員有200余人,“擁兵握政,盈布朝廷”,皇太后蕭綽的家族卻實力不濟。她不禁哭泣道:“母寡子弱,族屬雄強,邊防未靖,奈何?”韓德讓和另一位大臣對說:“信任臣等,何慮之有!”

  于是韓德讓在請示蕭綽太后之后,令遼國諸王各歸府第,不得自私相會,并趁機奪其兵權。于是,人心漸定,政局始穩,蕭綽太后則對韓德讓“益寵任之”。

  在宋朝傳下來的書籍中,曾收集了韓德讓與蕭綽太后關系的傳聞。《宋朝事實類苑》一書中記述,蕭綽在年少時曾許配給韓德讓,后因她被遼景宗選入宮中而作罷;在成為皇太后時,蕭綽曾向韓德讓表示“愿諧舊好,則幼主當國,亦汝子也”。

  馮永謙說,此種說法在正史中沒有相關記載,因而得不到證實。司偉偉表示,在出土的韓德讓墓志銘中,并無韓德讓與蕭綽太后有特殊關系的記述。

  在《遼史》的記載中,韓德讓穩重厚道而有謀略,以謹慎細心聞名。《契丹國志》稱其“孜孜奉國,知無不為,忠孝致誠,出于天性”。《遼史》對蕭綽太后的評價是:“明達治道,聞善必從,故群臣咸竭其忠。”馮永謙認為,從正史看,蕭綽太后對韓德讓的寵信,大公無私的可能性更大些。

  史料記載,因為韓德讓結交北宋,“為相以來,結歡宋朝,歲時修睦,無少間隙,貼服中外,靡有邪謀”,韓德讓去世的消息由宋朝邊臣上奏時,宋真宗表露出惋惜之情:“德讓頗智謀,專任國事……臣僚中未聞有比者。”有大臣擔心韓德讓之死會使宋遼關系受到影響,甚至出現倒退,表示遼國“國主懦弱,自今恐不能堅守和好”,宋真宗則提出了解決問題的方案:“朝廷始終待以誠信,彼之部族,亦當順從也。”

  在遼代,不少皇族成員、契丹貴族將掠奪來的人口置于一處設立城邑,稱為頭下州,實為這些皇族成員、契丹貴族的私城。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有多座頭下州,其中就包括沈州(今沈陽),韓德讓也有自己的頭下州,名為宗州。根據文獻記載,馮永謙認為,法庫縣四家子村遼金古城址應為遼代的宗州。

  該城址建在四家子村北面的山嶺南坡上,墻為土筑,略呈長方形,城墻后部保存較好,城內出土文物非常豐富。





共1頁 [1] 當前是第[1]頁

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 湖北快三 浙江体彩app下载软件 五分彩 即时篮球nba比分 吉林快3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青海十一选五 欧亚足球指数比较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电脑版 新浪体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