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广西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首頁 新聞 政務 資訊 文史 鄉鎮 影像 便民 專題

當前位置:建平新聞網 >> 副刊專欄 >> 文史

詳細介紹

南唐后主李煜派“臥底”監視大臣生活

2019年2月12日  來源:北國網  作者:     
本文系轉載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遼博展出的《韓熙載夜宴圖》藏著大秘密——南唐后主李煜派“臥底”監視大臣生活

  本報記者 吳 限

  韓熙載畫像。

  上圖為北京故宮收藏的《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中間圖為金桂琴臨摹的作品(局部)。圖中,左側擊鼓者和右側坐榻上的黑衣人為主人公韓熙載。

  下圖為北京故宮收藏的《韓熙載夜宴圖》,通過與中間圖對比,可見金桂琴的作品相當逼真。

  提起詞人李煜,很多人知道,但作為南唐皇帝,李煜的故事就鮮為人知了。遼寧省博物館展出的一幅名畫就隱藏一段與李煜有關的故事。

  南唐后期,后主李煜一面向北宋屈辱求和,一面對北方投靠來的官員百般猜疑,甚至不惜派宮廷畫師充當“臥底”打探朝廷重臣的私生活。《韓熙載夜宴圖》就是“臥底”所畫。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遼博展出的這幅名畫是現代畫家金桂琴臨摹作品。

  史記

  金桂琴臨摹名畫

  《韓熙載夜宴圖》的原作者是顧閎中,江南人,五代十國時期南唐宮廷畫家,擅長人物畫,尤擅仕女畫,多畫宮廷貴族生活。他的傳世作品僅此一幅,卻代表了五代人物畫的最高成就,堪稱“以孤幅壓五代”。

  因為顧閎中的特殊身份,可以想象,他決不能支上畫架,在韓熙載的客廳里“寫生”,而是經過仔細的觀察,細致的記憶,在家中憑著驚人的記憶力,把當時的場景和40多個人物描繪下來。

  遼寧省博物館這次展出的《韓熙載夜宴圖》是遼博已退休職工金桂琴的摹本。記者了解到,金桂琴在17歲那年調到遼博,起初只是一個講解員,后來開始臨摹古畫。

  上世紀50年代初,出于文物保護及研究的需要,遼博與北京榮寶齋合作成立了古書畫臨摹組,專門臨摹古書畫。當時很多古書畫大家如于非闇(讀àn)、馮忠蓮都來遼博臨摹過古書畫。這些老先生臨摹時,金桂琴在一邊認真揣摩、學習。上世紀80年代初,金桂琴正式拜著名畫家晏少翔為師,學習臨摹古畫。

  臨摹是古書畫復制的傳統技法,工作要求極其精細復雜,必須一絲不茍,對臨摹者的體力和眼力都是嚴峻的考驗。由于畫幅寬,不能坐著畫,只好站著或趴在案上,一趴就是幾個小時。一天下來,腿疼,腰酸、眼睛發脹。金桂琴說:“那時候,常常為一根線條、一塊敷彩、一束發絲,反復修改多次……每完成一幅作品最少都要畫兩三個月甚至半年時間。”

  金桂琴告訴記者,臨摹畫師還需要心無旁騖,必須百分百忠實于原作,決不能帶半點發揮。為了追求最接近原畫的真實效果,除了做舊的過程,金桂琴從顏料到絹本的選擇都盡可能接近于原始材料,繪畫顏料采用的都是榮寶齋的礦物顏料,按照最傳統的制作方式反復研磨而成。

  “臨摹不但要像,更要琢磨畫中人物的關系、神態和作者的繪畫風格,這樣才能保證摹的逼真,又不失自己的特色。”回憶起當初臨摹這幅《韓熙載夜宴圖》時的情景,金桂琴表示當時花費了差不多半年左右的時間,“一畫上就放不下筆,家人喊吃飯也不吃,家務活也不干,完全沉浸在臨摹古畫中。”金桂琴臨摹的《韓熙載夜宴圖》,得到了業內人士的一致好評。

  受重用的韓熙載被皇帝猜疑

  《韓熙載夜宴圖》分賞樂、觀舞、小憩、清歡、宴歸五段場景,以連環長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高官韓熙載家開宴行樂的完整場景。每一段有一個故事,故事之間的聯系像運用了蒙太奇的表現手法。遼博負責策展的工作人員楊勇告訴記者:“一般畫作都是一畫一事,顧閎中的這幅畫卻打破了時間概念,把夜宴的五個活動畫在一起,從右至左分為五段。每段既相對獨立成畫,又互相聯系形成一幅畫卷;畫面豐富變換、環環相扣,這也是顧閎中在中國古代繪畫史上絕無僅有的創造。”

  記者注意到整幅長卷的色彩、明暗分布分為黑白灰三個區域,以絹本底色灰色調為背景,女人呈現出白色調,男人和器物則呈黑色調。楊勇告訴記者說:“在不同的場景之間,畫家精巧地運用了屏風、床榻、長案、管弦樂器等物品將畫面進行了分割。其中對韓熙載下筆重描,他在五個畫面上全部出現。”

  這幅畫表現的是樂曲悠揚、舞姿曼妙、觥籌交錯、笑語喧嘩的場面,滿屋賓客皆沉醉其中,唯獨主人公韓熙載始終滿臉愁郁。巨大的反差使整幅畫卷既熱烈又冷清,既纏綿又沉郁,奢靡浮華的夜宴背后似乎隱含著無奈和頹廢,輕歌曼舞的歡聲笑語中也似乎暗藏著刀光劍影。

  為什么會是這樣?

  “我們欣賞這幅畫,首先要對畫里的主人公——韓熙載的身世有所了解。”楊勇解釋說,“韓熙載是山東濰坊人,父親韓光嗣是后唐大將。韓熙載在后唐時,曾考中進士,據傳與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為同一遠祖,詩文、書畫、音樂無不通曉,名震一時。因父親被后唐皇帝所殺,為避禍投奔南唐,歷事李升、李璟、李煜三主。”

  初到南唐時,韓熙載作為從北方來的才子,很有政治抱負。他敢作敢為,并且屢次直諫,很有唐朝大臣魏征的風范。先主李升起用他,中主李璟也很器重他,后主李煜對他的任用卻一波三折——從重用到彈劾,又到升任中書侍郎兼充光政殿學士承旨,基本上接近于宰相了。然而,南唐到了李煜主政時期,畏難茍安、不思進取,并且李煜的疑心很重。為了避免引起皇帝的猜忌,韓熙載佯裝沉湎于聲色,不問政事,以迷惑后主李煜。

  “《韓熙載夜宴圖》這幅看似荒淫無度的享樂圖,其實是‘間諜’所作之畫,這里面隱藏著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楊勇介紹,當時南唐的統治已經岌岌可危,面對日益強大的北方敵國后周的進犯,后主李煜一方面以財物媚悅敵國,換取片刻安寧;另一方面排斥異己,“頗疑北人,多以死之”,把猜疑之心放在了那些由北入南的官員身上。而官居南唐中書侍郎、光政殿學士的韓熙載出身北方望族,他的名字自然列入了李煜的猜疑名單之中。

  一日,李煜得知一些朝中官員將在韓宅聚會,不由得驚恐萬分,疑心這伙人陰謀串聯,試圖推翻朝廷。于是,李煜召見了自己所信任的宮廷畫家顧閎中與周文矩,授命他們充當他的“臥底”,任務是赴韓熙載宅邸,把韓熙載夜宴賓客、狂歌醉舞的情況如實地描繪下來。顧閎中便將夜宴的每個細節默記在心,回宮后揮筆作畫,交了差。

  李煜看過長卷后,覺得韓氏只是貪圖享樂毫無謀逆之心,便暫時放過了韓熙載,韓熙載因此躲過了一劫。

  張大千500兩黃金購得國寶

  《韓熙載夜宴圖》絹本設色,縱28.7厘米,橫335.5厘米。它以連環長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韓熙載家開宴行樂的場景。這幅畫憑借驚人的繪技和傳奇故事躋身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原作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記者注意到,這幅畫上有清朝乾隆、嘉慶、宣統等皇帝的藏印15枚,還有宋元明清時期許多名人的題跋。

  遼寧省博物館學術研究部主任董寶厚介紹,這幅暗藏玄機的夜宴圖,它隨后的經歷也十分傳奇。隨著南唐覆滅,李煜被宋朝俘虜,夜宴圖也成了宋朝的戰利品,成為內府藏品。對此,北宋的《宣和畫譜》中有過記載。至清朝時,這幅畫和雍正朝權臣年羹堯也有過短暫的緣分,畫上有他的收藏印和題跋。后來,年氏獲罪抄家,此圖被收入清宮。一生好大喜功、自命為 “翰林天子”的乾隆更是對它喜愛有加,在圖上留下了他親筆撰寫的長篇題跋并蓋了“太上皇帝”玉璽。此后,此畫一直珍藏于清內府,安靜地度過100多年的“伴駕生活”。清末,它曾經是末代皇帝溥儀逃到東北時隨身攜帶的珍寶之一。抗戰勝利后,《韓熙載夜宴圖》流落到民間。

  1945年,著名畫家張大千偶然在北平琉璃廠街發現了這幅傳世巨作,他當即毫不猶豫地拿出本要用來購置住宅的500兩黃金,購買此畫,并視為無上珍寶。他還專為這幅畫刻了一枚印章,曰“東南西北,只有相隨無別離”,加蓋在圖卷上,并朝夕相伴。

  董寶厚介紹說,戰亂年代,許多國寶級文物流落各地,有些不知去向。1951年3月,國家撥專款搶救文物,并在香港成立文物收購小組,秘密進行文物收購,將一批珍貴文物及時搶救了回來。

  1951年,張大千從印度回到香港。文物收購小組負責人徐伯郊與張大千往來甚密,文化部文物事業管理局局長鄭振鐸指示徐伯郊努力通過張大千收購流失在外的中國書畫名作。徐伯郊利用自己是香港銀行高級職員,又是著名收藏家的便利,照顧張大千的生活。張大千對他非常感激,把他當知心朋友。不久,張大千欲舉家移民南美。鄭振鐸得到這個消息后,急忙寫信給徐伯郊,指示他在香港多與張大千接觸,一是希望他能夠回到祖國,二是希望通過他的關系,爭取將流失到美國、日本等海外的中國古代書法名繪收購一些回來。

  當徐伯郊把鄭振鐸來信的內容告訴張大千后,張大千對鄭振鐸的關心、慰問非常感動。盡管出于種種原因,張大千仍準備移居海外,但他卻把自己最心愛的《韓熙載夜宴圖》、董源畫作《瀟湘圖》、北宋劉道士畫作《萬壑松風圖》等一批國寶,還有他以前收集到的一些敦煌卷子、古代書畫名跡等珍貴文物,以極低的價格出讓。這批珍貴文物終于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共1頁 [1] 當前是第[1]頁

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 如何认购新股 鑫发配资 目前最好的理财产品 成都期货配资 申万宏源配资 云上策配资 联盈策略 中金e配 牛弘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