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广西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首頁 新聞 政務 資訊 文史 鄉鎮 影像 便民 專題

當前位置:建平新聞網 >> 副刊專欄 >> 文史

詳細介紹

作家蕭軍兩次組織抗日義勇軍

2019年1月8日  來源:  作者:     
本文系轉載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手下曾有200多學員兵

  遼寧省檔案館保存著一份1931年《東北陸軍講武堂同學錄》原件,在這份同學錄里有一人曾三入東北陸軍講武堂,他就是蕭軍。

  鮮為人知的是,在“九一八”事變發生之夜,蕭軍曾多方聯絡,欲組織義勇軍抗擊日寇。

  記者查閱資料得知,1930年8月,剛剛從東北陸軍講武堂走出來的蕭軍,被賞識他的東北軍24旅旅長黃師岳任命為軍事訓練班的準尉見習官,派駐昌圖。不久他又被調到沈陽東北部的“憲兵教練處”當了一名少尉助教,專教學員軍操、武術。由于蕭軍教學認真,深受學員歡迎,后來又讓他代理分隊長,從此蕭軍成為一個手下有200多名學員的“兵頭”。

  1931年夏天,蕭軍認識了中共地下黨員佟英翹,接受了很多進步思想。

  “九一八”事變發生后,東北陸軍講武堂官兵在“不抵抗命令”的指揮下,一槍沒放地“整軍退出”了東大營。日軍占領東大營后,“大肆搜索,所有一切軍械、子彈、款項以及一應緊要物品,悉數搜掠凈盡”。

  此時,身為武術教官的蕭軍鼓勵學員們保持鎮定,決不在侵略者面前表現出怯懦和驚慌。他當夜找到憲兵訓練處處長,請求把訓練處的200名學生兵拉出去組成游擊隊,抵抗日軍的侵略,但是貪生怕死的處長一心只想逃命,并鼓動蕭軍與他一同逃往北平。蕭軍堅持舉兵抗日,他又找到佟英翹,他知道佟英翹的一個朋友叫馬玉剛,在吉林舒蘭當營長,掌握著一個營的兵力。1931年11月,他來到舒蘭,與馬玉剛一起研究組織成立抗日義勇軍。

  當時,馬玉剛的步兵營共有4個連,兩個連駐扎在外地,兩個連留守在舒蘭城中。但是,這4個連都不是馬玉剛的嫡系部隊,為此,他組建了一個補充連。蕭軍和馬玉剛、副營長方未艾計劃以補充連為基礎,組織其他幾個連,將這一個營的兵力拉出去,成立一支抗日義勇軍。他們決定先讓方未艾與哈爾濱同中東路護路軍司令丁超、東北軍16師師長李子鐸、東北軍34團團長馮占海進行聯絡,以便采取共同行動。蕭軍和馬玉剛則在舒蘭準備起事。

  據方未艾的回憶文章記載:“我在哈爾濱見到了丁超、李子鐸,在阿城見到了馮占海。他們都主張要馬玉剛一營隊伍向北轉移,集中兵力共同抗日。當我回到陶賴昭,乘馬回舒蘭經過榆樹的途中,出乎意料地遇到蕭軍和馬玉剛帶著家屬,還有一名軍需長和兩名連長、五六個士兵,坐著兩輛大馬車,迎面迅速奔來。”

  省檔案館研究人員李生介紹說:“原來,就在方未艾走后,被馬玉剛撤職的副營長劉玉林帶領4個連的官兵投靠了日本人,逼著馬玉剛交出了兵權。蕭軍和馬玉剛組織抗日義勇軍的計劃以失敗告終,蕭軍不得已撤退到哈爾濱,繼續尋找抗日的機會。”

  三入東北陸軍講武堂學習

  據史料記載,1925年,18歲的蕭軍隨父親移居哈爾濱,改名劉吟飛,投效張作霖的奉軍駐吉林陸軍34團騎兵營當騎兵,后投考吉林憲兵第二營憲兵訓練所憲兵學生隊。由于他小楷寫得端正整齊,被選拔為“字兒兵”,當上了營部的見習文書上士。

  1927年秋天,蕭軍考入東北陸軍講武堂憲兵教練處第七期,并改名劉羽捷,當時的入學考試成績為第八名。蕭軍在憲兵教練處學習了8個月,除了學習軍操、武術、摔跤、劍術、手槍術、馬術等,還學習了法律、偵察學、急救學、外語,在200多名同期學員中,蕭軍的品、學、術三科都是最優秀的。畢業后,蕭軍到哈爾濱憲兵隊當了一名憲兵。由于看不慣憲兵們欺壓百姓、為非作歹,蕭軍在哈爾濱只待了兩個月時間。1928年9月,蕭軍冒名頂替,再次進入東北陸軍講武堂。“蕭軍有位好友叫方未艾,當時正在東北陸軍講武堂第九期后補生隊學習。方未艾得知軍士教導隊第三大隊第九中隊里有個叫劉維信的同學,身體多病,不能繼續學習,請求退學,他就向中隊長王冠儒請求不要上報,并說自己有個朋友姓劉可以頂替。而王冠儒也不愿意看到他的中隊有學生退學現象,也就同意了。”李生說,蕭軍來到沈陽,冒名劉維信再次進入了東北陸軍講武堂學習。

  5個月后,蕭軍與同期學員在1929年2月畢業。這年冬天,蕭軍再次考入位于沈陽東郊龍虎山腳下的東北陸軍講武堂第九期炮兵科,這是他第三次進入東北陸軍講武堂學習,他先是用劉維信的名字,后來經過批準改名為劉蔚天。

  1930年夏天,蕭軍完成了結業考試,等待舉行畢業典禮。沒想到的是,他因瑣事同步兵隊隊長打架,被學校開除學籍。兩年多的講武堂生活至此結束,蕭軍未拿到畢業文憑。

  以筆代劍繼續抗日

  據李生介紹,1931年冬天,蕭軍在舒蘭舉兵抗日失敗后,投奔東北軍團長馮占海,繼續在哈爾濱為抗日部隊做聯絡工作。

  這一時期,蕭軍在哈爾濱結識了中共滿洲省委的金伯陽和黃吟秋。這兩位中共黨員將抗日刊物和宣傳品從秘密收藏的地方取了出來,送給蕭軍閱讀學習,還詳細講了國民黨的不抵抗主義就是賣國主義、投降主義,只有共產黨主張的全民奮起、一致抗日才是唯一的救國救民的革命道理。他們還一起到前線去散發中國共產黨印刷的《告東北同胞書》,鼓舞抗日將士的愛國抗戰熱情。

  緊張的宣傳工作之余,蕭軍為了揭露日寇占領沈陽的暴行,寫了一篇小說《暴風雨中的葩蕾》,投給了哈爾濱《國民日報》,引起了轟動,這使蕭軍意識到,斗爭還有另外一條戰線。

  1935年7月,蕭軍以磐石游擊隊的故事為原型,創作了長篇小說《八月的鄉村》,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最早描寫東北人民抗日斗爭的作品,被譽為抗日文學的一面旗幟,鼓舞了一大批年輕人投身抗日救亡的偉大斗爭中。

  《八月的鄉村》的成功,使蕭軍認識到,既要拿起槍桿子同侵華日軍作戰,也要拿起筆桿子宣傳抗日,這對救國救民同樣重要。于是,蕭軍在黨組織的領導和影響下,開始了文學生涯,并加入左聯文學陣營。從此,蕭軍的作品如一枚枚重磅炸彈,炸向敵人的陣營,使侵略者惶恐不安。





共1頁 [1] 當前是第[1]頁

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乐8 500彩下载手机版 云南时时彩 球探网足球比分直播 湖北快3 球探篮球比分win 即时篮球比分 甘肃快三 迅影网球比分直播 7n体育比分